新闻中心

2G退网“进行时”与NB-IoT建网覆盖

标签:
一、2G网络正逐步退出

  2016年底,NB-IoT的各项标准已完成测试,目前已进入商用阶段。运营商和各大设备厂商纷纷试水,N B-IoT已成为业内新宠并被频繁提及。NB-IoT使用的是800~ 900MHz的授权频段,但是该资源可能满足不了未来业务快速增长的需求,这势必会占用部分现有2G的频谱资源。结合2G退网的趋势,NB-IoT占用2G频段的话题最近被频繁提及。
NB-IOT

  从产业发展趋势来看,2009年国际主流运营商已经陆续停止2G投资,相继关闭2G网络。美国头号运营商AT&T已宣布于2017年1月1日正式关闭2G网络、停止2G运营及服务,计划将这些频谱在4G网络上重新利用;澳洲电信也于2016年底关闭了现有的2G网络,把2G的部分频段用于4G网络建设;日本、韩国、芬兰等国家的运营商均已明确提出关闭2G网络的日程表。国内的三大运营商都将2G频谱重耕工作提上日程,工信部已发文,批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原有2G的部分频谱上部署4G网络,国内运营商的2G退网行动将全面启动。

  从网络技术特点来看,2G/ 3G网络具有很多相同的业务承载,其中3G网络具有覆盖广、语音质量优、上网速度快、承载用户多、接续时间短、耗电低等优势,完全可以替代2G网络。就目前来看,运营商2G网络普遍存在通信体验质量下降、投诉增多等情况,其原因归根于设备陈旧且故障率高、手机辐射大且功耗高,以及相关设备厂商停止供应备品、备件造成维护困难等问题。此外,很多2G基站的单站收入已不抵运维费用,成为运营商运营维护的负担。另一方面,4G语音业务应用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,VoLTE商用速度加快,据统计,过去3年全球VoLTE用户增长15倍,2017年将达2.88亿。目前我国300多个城市已经开展了VoLTE商用运营,用户已超过3000万。有了VoLTE,4G靠2G网络来支撑语音的问题已得到解决。

  从终端变化的趋势来看,2G终端占比将逐渐降低。2016年全球GSM / EDGE制式终端出货量占比仅为18%,2017年将降到14%以下;领先的美国、日本市场已先后在2009年、2015年停止2G终端的销售。2016年我国2G手机出货量占比已经降低至不足6 %,且多为老人机、定制机、移动POS机、无线模块等,而4G手机出货占比已高达71.5%,2G手机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对于运营商来讲,数据业务是其未来增量、增收的根本。语音业务虽然存量较大,总体上还是稳中有降,特别是2G业务收入更是快速下降,而承载在2G网络上的基本属于低端用户,在数据业务市场竞争中不具备优势,成为“鸡肋”。同时,运营商也看到了2G/3G/4G多网、多频运营的严重弊端,意识到精简网络、重耕频率、降本增效的重要性,但鉴于现网存有大量2G用户,还贡献相当的业务收入,运营商面临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两难选择。

  二、2G退出欲罢不能

  从具体操作的层面来看,2G退网是项相当漫长的工作,从开始到结束必将是个长期复杂的过程。就目前而言,在某些热点区域仍有相当频繁的应用,尤其是在农村地区,大部分用户使用的是语音业务,特别是老人基本用的是2G手机,这些区域还得进行2G网络的优化。据统计,某市运营商的7000多个2 G基站,截止到目前只关闭了1000个,年关闭量只有500、600个,原因就在于有业务需求。通常,人们只关注2G网络的低性能,却忽略了2G终端的低价格,目前主流的智能机价格基本在千元左右,而2G终端可控制在百元以内,2G模块也比3G/4G模块便宜很多。因此,如果考虑性价比,当下2G应用仍有一定的市场空间。

  另一方面,运营商都希望将现有的2G存量用户平稳地转移到3 G/4G网络上。那么,如何在确保用户不流失的前提下替换2G用户呢?其方法是根据不同的业务需求,对用户进行画像分析,制定有针对性的替换方案。对于价格较敏感的用户,可以通过打造低端的3G/4G终端与资费来维系,例如,国内有运营商推出了399元的VoLTE定制终端和低价的资费套餐来吸引这些细分用户的转网。而对于窄带低速的数据业务,例如智能抄表、物流交通、企业安防等物联网应用,则可通过NB-IoT网络的建设来吸引用户转网。

  从KPI指标来看,2G网络的关闭不仅可以降低运维成本,还可以促进用户向4G网络迁移,带动流量的使用,进而增加流量业务的收入,可以说是一举两得。然而对于运营商来说,某些2G基站仍然在短期内无法替代,这些基站通过语音通话、短信等方式贡献了不小的收入,这是评判2G基站能否关闭的标准。运营商根据话务量来计算业务收入,通过市场参数、运维参数等量化指标来决定基站的去留。当然,关闭某个基站也不是一蹴而就,而是有步骤地实施,首先是双频变单频,再是关闭载频,然后是合并扇区,最后才是关掉整个基站。至于某个片区的2G网络基站退网以及2G全网的退网情况就更复杂了。这样看来,我国各大运营商要实现2G网络退网还要走很长的路。

  三、2G退网解决方案

  鉴于网络体制、市场占有率和经营状况不同,不同的运营商会制定不同的2G退网策略。首先,对于用户而言,当然不希望自己长期的使用习惯受到影响,特别是通信业务及费用不要有较大的变化,最好是平滑迁移;对于运营商而言,则希望不影响自己的市场收入及份额。特别是在通信业务收入上升乏力、竞争不断加剧的当下,维护已有的存量市场是运营商生存及发展的根本,运营商不希望在2G退网的时候造成用户流失,因此制定了一系列细致的2G退网、转网方案。

  我国2G退网的总体解决方案,是用3 ~ 4年的时间完成2G网络的逐步退网,实现“4G+3G”的网络结构。以GSM网络退网为例,第一步是要做薄2G网络,减容减配不减覆盖,在一年的时间里实现2G无线网络单载波运行。第二步是变双频网络为单频网络,具体而言,对于双频段2G无线网络1800MHz基站数量多、覆盖相对完善的区域,则先退G900的基站,保证G1800的无线覆盖,然后再逐步完成G1800无线网络基站的退网;对于双频段2G无线网络900MHz基站数量多、覆盖相对完善的区域,则先退G1800的基站,保证G900的无线覆盖,然后再逐步完成G900无线网络基站的退网。第三步是逐步关闭单频2G无线网络,完成2G核心网的逐步合并,最终实现2G/3G/4G核心网的融合。对于CDMA网络而言,2G网络升级3G相对简单,只需更换设备背板即可完成。

  从指标的分析情况来看,关闭2G单站要综合考虑2G收入占比、用户的MOU/DOU、用户的ARPU值、2G终端占比等参数的数值并设置相应的门限,当上述数据低于门限时则进行单基站的关闭。而针对物联网应用的覆盖需求,则应在2G基站关闭过程中根据实际的市场发展前景、使用情况和用户需求单独考虑。

  目前,各运营商对2G退网极为重视,为此先后成立了以市场前端与支撑后端联动的工作组,多部门协同行动,并以区、县为单位开展具体工作。具体操作方法为:在网络方面以减频减容、关闭单站、区县退网、地市退网、省级/全网退网等方式逐步实施;在市场方面以2G高价值用户迁转、2G低价值用户适时舍弃、SIM用户换卡、终端换机、抢占卡槽、物联网模块升级等方式逐步实现2G用户的迁移。

  应该指出的是,对于2G物联网模块的升级,一种方法是利用NB-IoT网络进行替代,3GPP定义了N B-IoT的独立部署、保护带部署和带内部署3种方式,这种新型窄带物联网使用包含12个15kHz子载波的带宽为180 kHz的资源块,可将NB-IoT基站部署纳入现有运营商的2G退网及4G基站部署规划中。在无线侧,窄带物联网仅是一个通道,NB-IoT可与新建LTE网络完成复用。

  根据通信技术发展的规律,2G退网是必然趋势。但就目前的通信市场格局来看,满足客户需求更为重要。特别是运营商在面临收入增速下滑以及保证完成年度KPI指标的双重压力下,维持任何一个存量用户都显得尤为珍贵。同时,国内运营商还肩负着通信普遍服务的重任,2G退网也不仅带来市场和费用的问题。诚然,各运营商2G退网已到“进行时”,而各节点的把控至关重要,因此2G退网还将“进行”相当长一段时间。